还不是会员,马上免费注册

江苏旅游

www.21pw.com/jiangsu/
所在位置:21品味旅游网 > 江苏旅游 > 江苏——游记

江苏——游记

http://www.21pw.com   更新时间:2013/3/20 11:37:32

江苏——游记

镜花水月的世界

对于绝大部分中国人来说江南是一个含混不清的指代,它泛指那片水光潋滟、烟柳繁华之地,是对江苏和浙江两省的统称,因为两地同样的温润、精巧、富足,甚至是同样的闲适。但相似的表象下,两地的人文特征各具千秋。

春夏之交的江苏是多雨的时节,那雨细密而又无声无息,只眼见得地上是湿的,人在户外霎时周身便也都湿了。而周遭的风景更应了古典小说里镜花水月的镜象,迷蒙中让人有种亦幻亦真的错觉。所以,读过些唐诗的人,这种时候总是吟诵着:故人西辞黄鹤楼,烟花三月下扬州”的句子,身未动,心已远。

烟花。扬州。三月。现在已经演化成江苏旅游的一个固定的搭配,时间、地点和景象缺一不可,最好再配上那“二分无赖在扬州”的明月。想当年,这一切让隋炀帝动了开凿运河的心思,才促使扬州一度成为全国漕运、盐运的集散地,奠定了扬州作为全国经济中心的地位,才有了文人们“腰缠十万贯,骑鹤下扬州”的景象。虽然,现代化的铁路线绕开了扬州,如今这座一度繁华喧闹的城市倒是因此多了些雍容的闲适。瘦西湖、平堂山、个园、何园,再加上精致到奢华的淮扬菜,扬州城曾经的繁华依然可以触摸得到。

如果把江苏等分成苏北、苏中和苏南,那么扬州便占尽了位居中部的各种好处。大运河不仅集聚了天下的财富,也贯通了南北的文化,淮扬菜的产生便是最好的证明。

从扬州往北是两汉文化看徐州的徐州城。从楚汉相争,到现代的淮海战役,徐州的硝烟迷离了人们的目光,只有战争的硝烟散尽,那些两汉遗迹才让这座城市闪烁出光彩。楚王陵、龟山汉墓、明祖陵,当我们重新打开那些墓穴的时候,前人对于时间的雕刻与想象被呈现在随葬品和墓壁的砖画之中。

如果说,徐州书写的是两汉的地下  历史,苏州园林则凝结了中国古典文化的精神实质。

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已有2500年建城史的苏州城,是一座园林般的城市,沧浪亭、拙政园、留园,一座座私家园林理水掇山、曲径通幽,达成了不出城郭而获山林之怡,身居闹市而有林泉之乐的理想世界。园林的制造者一勺代水,一拳代山,在移步易景中体现了中国文化中的写意手法,也体现了失意仕宦的隐世思想,更凝聚了传统文化中的价值观。

作为六朝古都的南京,在经历过六朝的繁华之后,在近现代史中却未能幸免于战争、炮火与流血。当一切归于平静,这座作为江苏省会的城市依然有着从容与宽厚的气度,而曾经的伤痛也都隐匿在城市的细枝末节中了。

这就是江苏镜花水月的世界,有恬静的栖居,有风雅的情调,有古典的意象,却不缺乏可触感的历史真实。

江的地理环境

江苏全省境内大小河道2900多条,湖泊近300个,是全中国水域面积比例最大的省份,所以水乡之美自然名不虚传。

江苏地处富饶的长江三角洲,辖长下游而兼东南沿海,有着漫长的海岸、众多的河流湖泊,大片的平原上偶会有丘陵地形隐现。

10.2 6万平方公里的江苏省,比10.18万平方公里的浙江大不了多少,海岸线长达650公里,而且囊括有三平原、两大河系和数不胜数的陆地明——那些物产丰富、景色秀丽的大小泊。我国五大淡水湖中有两个位于江苏。江苏水网稠密、河流纵横、湖泊遍全省有大小河道2900多条,湖泊近300个,是全国水域面积比例最大的省份,水乡之美誉自然名不虚传。

三大平原

地势平坦的江苏,其平原面积占全扎总面积的85%,平均海拔只有数米,山脉高度多在200米左右,海拔625米的去台山在多山的省份可能是不值一提的“丘陵”,可在江苏已是出人头地的第一高山。这些大小山丘,在远古时期都兰滨海的岛屿,随着海岸泥沙的淤积,逐渐脱离海洋,成为陆地山脉,而当初浅海陆架则成了如今的平原和沼泽。

流经江苏的两大河流——淮河和长江,把全省划分成了淮北淮南和江南三大平原。淮北平原是山东地貌的衍生部分,属侵蚀平原,地势舒展,一望无垠,盛产小麦、杂粮、棉花,北国情调农厚,表面土层厚度只有3060米,其下是坚硬的岩石。与其他两个平原相比淮北平原的降水量很不均匀,每年678月降雨占全年的710,其余9个月往往干旱成灾。

南平原地势低浅,呈浅碟形,多沼泽。江南平原主要在长江以南,以太湖为中心,又称太湖平原。淮南平原和江南平原是长江三角洲的组成部分,长江人海处海底坡面平缓,加上常受海潮的顶托,江水夹带的泥沙不能顺畅流入大海,在这片地域逐渐沉积出大面积平原,而且始终在逐年扩大之中。另外,这两个平原的共同特点是河流湖泊分布广泛,交织如网,其湖泊在远古时期本是海洋的余迹——盐湖,自从和海滨隔离之后,经过无数次雨水冲刷,逐渐淡化,最终形成了现在的淡水湖泊。

两大河系

中国第一大河长江从安徽当涂流进江苏,经崇明岛泻入东海,在江苏省内流程400余公里。长江流经南京附近,,取向由东北行改成东行,到了镇江,江面逐渐开阔,金山、焦山、北固山列队南岸,仿佛威严的战士,在向长江致敬,南京一带江面宽度尚为1.2公里,江阴以下则豁然开朗,愈发展宽,至南通附近,江面宽达30公里,人海口增至9 1公里,形成一个喇叭形巨口,江海相接水天一色,蔚为大观。

长江如一条天然的分界线,把江苏划分成苏北、苏南两大地域,它在省内的支流多半在苏南,以黄浦江、娄江和秦淮河为主,流经地区多为土地肥沃的平原,加上温暖的气候和充沛的雨水,为得天独厚的鱼米之乡奠定了基础。

然而,长江由于流量大,水深浪高,江岸不断受到冲刷,往往会出现一种叫做坍江的险情,常常使万亩良田和整个村镇一并落入水中。据历史记载,崇明岛附近的海门县,因为坍江严重,不止一次废县为乡;而另一方面,冲刷下来的泥沙在流势舒缓的地域淤积,也经常引起江岸的变动,比如南京市水西门外本是热闹的江岸码头,如今已成了大片陆地,水泊的迹象了然无存。这种江岸变迁,更有李白的名诗为证,《登金陵凤凰台》中的“三山半落青天外,二水中分白鹭洲”中的白鹭洲本来位于今天的南京水西门外莫愁湖附近,当时的白鹭洲本是长江中的沙洲,把江水从中一分为二,后来江流西移,白鹭洲与陆地相连,自然也就不复为“洲”,可谓沧海桑田,唯有古诗留其名了。

淮河发源于河南,东入黄海。江苏境内的淮河属其下游,它起初是单独入海的大河,自从下游河床被黄河的泥沙淤积之后,改道向南流入长江,成为长江的支流之一。由于泥沙淤积和雨水分布不均,自宋元以来淮河经常决口,有“害河”之称,每逢雨季必然泛滥成灾,为淮河下游平原赚来了一个“洪水走廊”的恶谥。据统计资料,500多年以来,淮河曾发生350多次大水灾,280多次旱灾,“大雨大灾,小雨小灾,无雨旱灾”,无数良田或成泽国,或久旱荒芜,令历代统治者头痛不已。新中国成立后经过几十年治理,修建了数百座大小水库,相当程度地缓解了天灾的破坏量。

两大湖泊与一座水下古城

江苏境内地势舒缓、平原辽阔、无崇山峻岭,而多名湖巨泽,其中最出名的当属太湖和洪泽湖了。有“万顷湖光”之称的太湖是江苏最大的湖泊,古称“震泽”,总面积2420平方公里,号称36000顷,在我国五大淡水湖中面积位居第三,由于位处吴越繁华富庶之地,素有“包孕吴越”之誉。太湖虽大,湖水并不深,平均深度约1.5米,最深处5米左右。距今1万多年前,太湖还是茫茫大海中的一个海湾,而虞山、天平山、洞庭东西山等一系列山脉都还是这片大海中的岛屿。直到三四千年前,这片水域才逐渐与大海隔绝,成为今天的大型

浅水湖洼。

烟波浩渺的太湖,湖山相映,富饶而又俏丽,湖面共有48个岛屿,其中最大的是洞庭西山和马迹山,岛上峰峦俊秀,花果遍布。尤其洞庭东西山这两座花果山,自古以来便是江苏省最重要的杨梅、枇杷、柑橘产地,其中红橘自唐初便被列为贡品,近年的热播电视剧《橘子红了》的拍摄基地就在洞庭东山。每逢秋风乍起,初霜普降,洞庭两山万绿丛中金橘点点,宛如繁星洒落人间。当年白居易任苏州刺史时,睹此盛况不禁诗兴大发,佳句迭出:浸月冷波千顷练,苞霜新橘万株金。幸无案牍何妨醉,纵有笙歌不废吟。十只画船何处宿,洞庭山脚太湖心。”大政治家王安石也曾被太湖美景倾倒,留诗为证:“地留孤屿小,天入五湖深。柑橘无千里,鱼虾有万金。”

太湖熟,天下足。”湖物产丰富,但说起太湖渔业,就不能不提驰誉中外的太湖三宝——银鱼、梅鲚和白虾,其中以银鱼为三宝之冠。银鱼俗称面条鱼或面杖鱼,身长数寸,体态略圆,相传吴王食脍有余,弃之水中,化而为鱼,故又有“脍残鱼”的古称。太湖银鱼有大银鱼、雷氏银鱼、短吻银鱼和寡齿短吻银鱼4种,前两种身材较大,后两种身材较小,鱼身除两腮有黑点外,全身洁白,透明无骨,产期集中在每年五六月份,这时也是捕捞盛季。银鱼通常会被晒制成鱼干,形如玉簪,营养丰富,色香味经久不变。梅鲚又称湖鲚,俗称毛叶鱼,头尖口大,腹部略宽,整体呈窄长的毛竹叶形。这种鱼比银鱼体形略大,故民间又把它叫做“银鱼的阿哥”。说到太湖白虾,它的最大特点就是煮熟了颜色依旧不变,照《太湖备考》的记载:太湖白虾甲天下,熟时色仍洁白”,也是一种稀罕的美味。

除了太湖,江苏的第二大名湖当属地处苏北平原的洪泽湖。洪泽湖是我国四大淡水湖,面积约2069平方公里,平均水深不到4米,最深处8米,它接纳淮河下游以及支流的水量,经三河、高邮湖注入黄海,因为苏北地区雨季旱季降雨悬殊,所以洪泽湖湖面随着水位不同变化显著。它的另一个特点是湖底高出东部大平原48米,俨然呈悬湖状,万顷湖水全靠湖堤为屏障。洪泽湖成为当代大湖的资历并不悠久,据历史记载,隋朝时期它还不过是一个叫破釜塘的水洼。616年,隋炀帝从洛阳南下江南游幸,经过破釜塘时恰逢大雨,于是把破釜塘改名为洪泽浦,到了唐代,改为洪泽湖,不过那时的湖水面积并不大,直到南宋时期,黄河改道夺淮,大量河水聚积在淮北一带,使得洪泽湖等湖荡洼地逐渐汇集,合众为一,湖面扩大,才有了如今的大湖规模。

自古以来,洪泽湖附近的人民都传说湖底有一座古城,近年来的考察已证实此言非虚。时至今日,这座名叫“泗州”的神秘古城已经在洪泽湖底安静地沉睡了三百多年。历史上的泗州城设置于北周,隋朝时期属于京杭大运河通济渠的一段,唐宋时期位于入淮口,曾经是当时的漕运中心和南北交通要冲,一度市井繁荣,人烟熙攘,有“水陆都会”之称,明朝初年,朱元璋在城北13公里处为他的高祖、曾祖和祖父修建了三代祖陵,泗州的历史地位也随之大大提高。然而,就是这样一座繁衍千年的历史名城,突然在康熙十九年(1680)于一夜之间退出历史舞台,永远从地图和历史记载中销声匿迹了。

原来,洪泽湖在形成过中经常受到黄淮溃决的破坏性影响,湖底泥沙沉积,容水量减少,不断向周遭城镇侵淹,据历史记载,从1437年的明英宗时代到1680年的清康熙年间,曾四度发生过水淹泗州的悲剧。1680年,即康熙十九年,连续下了70天暴雨之后,泗州西门附近的城墙倒塌,洪水第四次也是最后一次漫过全城,从此,泗州古城再也没有浮出水面。直到1966年,淮河流域大旱,淮水断流,洪泽湖部分地区干涸见底,湖西南部露出一些高于湖底的城墙,据考察,认定这就是泗州古城的遗迹。如今,每逢枯水季节,泗洪县明陵大队境内还会显露出两排长约二百米的大型石刻群,其石兽巍然,翁仲雄浑,依稀和南京明孝陵的神道相仿。这座时隐时现的神秘陵墓群,不用说,就是那位白手起家的农民天子——朱元璋先辈的栖息地了。

江苏的历史

从太伯奔吴、楚汉相争、到六朝古都有:从强吴时代的崛起、隋唐时的烟柳繁华,到抗日战争时期的血雨腥风,江苏比北到南,一直是中国大地上的又一个政治和权力的中心。

吴地渊源

要想剖析江苏的历史变迁,还得远溯禹夏时期,禹分九州,江苏地跨其中的徐州和扬州,直到殷商时期,这一带还是不入流的落后地区,在经济和文化方面都和中原相去甚远,古书中称这片土地“南有荆蛮,北有淮夷、徐戎”。“荆蛮”指的就是居住在长江下游一带的民族,  “淮夷”指的是居住在淮河流域的民族,徐戎则是在今天徐州一带出没的土著,他们骁勇善战,一度对周王朝构成很大的威胁。

江苏在春秋时期分属楚、吴、越、宋等国,不过有关吴记载的文化史则始于太伯、仲雍奔吴的史话。太伯与仲雍这对兄弟原本是周朝始祖周太王的长子和次子,因为太王三子季历生了个不同寻常的儿子姬昌(即后来的周文王),姬昌自幼“有圣德”,考虑到部落的长远利益,太伯、仲雍决定把氏族首领的位置留给季历和他的儿子,两人相约逃往荆蛮之地,地在楚越之界,即今天的太湖无锡附近,在那里建立了吴国。

太伯、仲雍把北方先进的生产技术传授给江南人民,同时也入乡随俗,“文身断发”。文身断发”的风俗并非出于修饰需要,断发是为了方便下水捕鱼,文身是在身上刻画龙纹,以表示自己是水族后代,据说可以避免淹死。太伯无子,君位传给了仲雍,此后一直传到十九世孙寿梦。寿梦年间,楚国大夫申巫臣弃楚奔吴,向原本只善水战的吴兵教习御车布阵的陆战法,从此吴国逐渐强大,成为紧邻楚国和越国的致命威胁。

寿梦是一个富有远见的君主,他仰慕中原文化,朝见周天子,多次和中原诸侯会盟,这些活动扩大了吴国的外交影响,促进了与先进地区的经济文化交流,为随后吴国登上中原历史舞台、与中原诸大国争权夺霸奠定了基础。他的儿子诸樊南徙吴,其子阖闾在今天的苏州建都,阖闾胸怀大志,跃跃欲试想要称霸中原,他招揽天下英才,励精图治,借伍子胥和孙武的帮助,于公元前506年入侵楚国,五战五胜,一举攻下楚国国都郢。这一战役使得吴国声威大振,楚国元气大伤,中原为之叹服。

然而风水轮流转,刚刚击败超级大国的吴国,一转眼却在小小越国面前栽了跟头。首先是阖闾于公元前496年趁越王允常去世之际,亲率大军伐越,可惜由于过于轻敌,致使越军大胜,阖阊也在退兵途中因伤势过重而身亡。接着是公元前494年,听说吴王夫差为了复仇正在积极从事战备,越王勾践决心先发制人,于是主动率领军队登门造访,两军在今天的江苏吴县相遇。吴军同仇敌忾,加上伍子胥足智多谋,重创越军。勾践逃至会稽山,派遣大夫种献上美人珠宝,投降议和。夫差志在中原,一心想北上称霸,所以接受了议和。随后数年,越王勾践卧薪尝胆,休养生息,吴王夫差却忙着和中原大国齐国、晋国较量,终于在公元前482年被越国乘虚而入,越国此次偷袭不但焚烧了吴都姑苏,还俘虏了吴太子友,重挫了吴国的锐气。接下去的10年里,越国屡次伐吴,势如破竹,终于在前473年彻底摧毁了吴国的基业,吴王夫差不得不自杀殉国

秦汉江东

秦始皇全国后,在全国推行郡县制,江苏被划归会稽、九江、泗水、东海诸郡,不到20年,就成了一代枭雄项羽、刘邦的逐鹿之地。秦汉之际,应该说是苏北在历史上最辉煌的时期,因为项羽刘邦这两位不世出的人才都是苏北人,一个出生在宿迁,一个出生在沛县,两地相去不过数百里,在这么小的一块地盘上一下子诞生了两位超级历明星,在当时就曾大大带动当地经济。比如鸿门宴上大出风头的樊哙,在家乡时干的是屠狗行当;另一位名臣周勃,早先的专业是编席子,副业是吹萧送葬,自从跟了刘邦之后,经济地位逐级上升,晚年终成大器,当了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汉丞相。此外,汉高祖刘邦晚年故地重游之后,还曾减免沛丰赋税,为当地百姓造福不浅。

无情未必真豪杰。作为同乡,项羽、刘邦才智虽有高低之分,但在浪漫主义精神上却殊途同归,表现之一就是两人都喜欢以歌抒志,失意者唱的是“国拔山兮气盖世,时不利兮骓不逝”;得意者唱的是“大风起兮云飞扬,威如海内兮归故乡”。另一表现就是两人都重乡情,有着深厚的恋情结。项羽攻进长安后一把火烧尽秦宫,又“心怀思欲东归”,说了一句千古名言“富贵不归故乡,如衣绣夜生,谁知之者!”而刘邦则把这种情怀抒发得更为透彻,他在和父老乡亲聚会时叹道:“游子悲故乡。吾虽都关中,万岁后吾魂魄犹乐思沛。”

回想当年,就在这方圆数百里的苏北平原上,两人曾围绕着战略要塞彭城争夺得你死我活,这个彭城,就是今天的徐州。公元前206年,项羽自号西楚霸王,王九郡,都彭城”。刘邦不甘心被分封到偏远地区,趁项羽在对付反叛的齐王之际,大举东进,先定关中,后袭占彭城,抄了项羽的老巢。项羽闻之,引兵回师,和汉军在彭城郊外睢水岸边交战,大破汉军,杀戮无数,睢水为之断流,汉王的父母妻子也被俘为人质,手下更是众叛亲离,除了一帮当年共同起兵的沛丰老弟兄外,诸侯各国“皆去汉复为楚”。是时仓皇奔逃之际,还发生了一出颇富戏剧性的小插曲,就是汉王刘邦在逃跑中途遇自己的儿子和女儿,把他们接上了车,可是追兵逼进,汉王担心车载过重,又多次把两个孩子推下马车,幸好马车上还有一个叫夏侯婴的好心人,他曾是沛县的马倌,与汉王识于微时,汉王把孩子推下车,他就把他们又拉上来,如此反复多次,汉王有十来次连夏侯婴都想一并杀了,这样吵吵闹闹,孩子们最终还是被侥幸带离了战场。而汉王的老父亲就没有那么好的运气了,当了俘虏后,差点被项羽煮来吃了,眼看老父给搁砧板上,六亲不认的汉王也只不过说了句,我俩曾约为兄弟,我爸就是你爸,如果你非要把他煮了吃,请也分给我一碗肉汤喝喝。”其流氓嘴脸毕露无遗,把出身名将之门的项羽气得干瞪眼。

公元前202年,项羽又中刘邦诡计,二分天下后,在结盟东归的途中被刘邦偷袭,兵败垓下,最终落得自刎乌江的下场。临终之际,乌江亭长劝项羽渡江,谓:江东虽小,地方千里,众数十万人,亦足王也。”项羽却答道:天之亡我,我何渡为!且籍与江东子弟八千人渡江而西,今无一人还,纵江东父兄怜而王我,我何面目见之?纵彼不言,籍独不愧於心乎?”就这样,隔江相望,一代霸王放弃了他回返故乡的最后机会,还上演了一出千古绝唱——霸王别姬。

六朝古都

翻过楚汉相争这一段令人欷欺的历史,苏北有好长一段时期归于沉寂,随着政权的南移,苏南地区逐渐开始走上历史舞台。东汉末年,孙策、孙权在江东崛起,三国之中,属这两位统帅年纪最幼,孙策17岁丧父,为了积蓄力量,他四处结交豪杰,先后跟周瑜等人相识,1 97年,孙策在江东建立了自己的武装力量和根据地,198年,获东汉封为吴侯。孙策年少有为,俊美姿颜,英气逼人,不但谋略出众、善用人才,而且打起仗来也奋勇异常,据他写给朝廷的奏折说:臣身跨马栎陈,手击急鼓,以齐战势。吏士奋激,踊跃百倍,心精意果,各竞用命。越渡重堑,迅疾若飞。火放上风,兵激烟下,弓弩并发,流矢雨集,可谓惊心动魄。”令枭雄曹操也不禁慨叹,狮儿难与争锋也。可惜就是这样的少年勇将'刚刚尽吞江东六郡,就于次年被仇家刺杀,死时年25岁。

200年,孙策死,他弟弟孙权字(仲谋)时年18岁,被部下推举上台,东汉封其为征虏将军兼领会稽太守,从此,孙权成为江东的实际统治者。这位弟弟才略不下乃兄,他一方面镇抚山越(即地方土著),同时又招延俊秀,把江东土族稳稳地控制在手。208年,孙权和刘备联兵在湖北赤壁打败曹操军队,奠定了三分天下的基础。213年,曹操曾率军南侵,望权军,叹其齐肃,乃退,谓:生子当如孙仲谋除了赤壁之战,孙权打过的另外几场硬战包括219年击败荆州关羽之战,222年击退刘备复仇大军,从此确保了江东的偏安局面。229年,孙权自武昌迂都南京,这是南京历史上第一次成为国都。同年,孙权称帝,正式建立吴政权,史称东吴。孙权礼贤下士,为人宽宏,不过他一反乃兄的雄玫大略,虽然年纪轻

谨慎有余,霸才不足在三国之中始终持自保态度,幻想靠长江天险偏安一方,对蜀汉的北伐袖手旁观,最终落得被曹魏逐个击破的下场。《三国志》中孙策曾评价他说,“举江东之众,决机于两陈之间,与天下争衡,卿不如我。”因而下其说孙权是一个有雄图的天国帝王不如说他是一个慎微的守成之君。

西晋未年,北方匈奴再起,黄河流域战乱下止,长安、洛阳几个北方城市逐渐残破败落。317年,晋元帝不堪受兵乱之扰,率领大批中原汉族南渡,在南京建立了东晋,南渡士子们心怀故土,还留下了一个叫“新亭对泣”的典 故。当时每逢闲暇,这些新来的北方人经常相约到长江边的新亭饮宴,其中的名士周侯中有一天感慨道:“风景不殊,正自有山河之异。”这句话触动了大家的伤痛,在座众人感怀中原落入夷手,纷纷落泪。为首的王导突然厉声道:  “当共戮力王室,克复神州,何至作楚囚相对泣邪!”众人听王导这么说,都感到十分惭愧,决心振作起来。话虽这么说,可惜实力不逮,接下去的数百年里,这批中原的名门望族再也没有机会打回老家,而是逐步把江南经营成了新的故乡,其中尤以王、谢两家最为昌盛,以至后人反而把他们当做,江南世家的领袖来缅怀。在东吴、东晋的基础上,宋、齐、梁、陈四朝都看中了江南的太平和繁华,陆续选择了南京为他们的国都,南京也因此得名六朝古都,  “江南佳丽地,金陵帝王州。逶迤带绿水,迢递起朱楼。南朝诗人谢眺的这首诗可谓是六朝盛况的最好注脚。

隋唐扬州

自隋朝开通了京杭大运河之后,江苏作为大运河的主要流段,经济大为振兴,其中尤以扬州受益最多。说起扬州来,不得不提隋炀帝的扬州情结。不知怎么,在北方长大的隋炀帝却始终对扬州仰慕不已,隋炀帝开凿大运河,有相当的原因就是为了乘龙舟游览扬州,隋炀帝对扬州真是一片深情:放着洛阳的牡丹不看,独爱扬州的琼花,甚至不惜以身相殉,618年终于死在扬州兵变中,身后还葬在了扬州。

经过隋炀帝的一番诗化的推崇,扬州也成为了隋唐诗人的梦中家园,天下文士蜂拥慕名,就算乘不起龙舟,也要孤帆远影来拜访一下。诗人心目中的扬州是一个文化名城,不过对于芸芸商人来说,他们千里迢迢赶到这里,还是因为扬州的经济地位。唐代扬州的农业、商业和手工业相当发达,出现了大量的工场和手工作坊,其地理位置南临长江,北接淮水,旁枕运河,作为水陆交通枢纽,唐王朝规定每年二月江南运粮船集中于扬州,于是扬州凭过境货物富甲天下,一跃成为东南第一大都会,号称“雄富冠天下”。当时的扬州不但是南北粮、草、盐、钱、铁的运输中心,也是中国对外交流的门户。作为对外交通的重要港口,扬州专设司舶使,负责和外商打交道。唐代侨居扬州的阿拉伯商人数以千计,日本韩国商人也为数众多。也就在这个时候,日本留学僧人荣睿、普照慕名来到扬州,恳请扬州僧人东渡日本,传授佛教真谛,由于海程遥远,扬州僧人“默然无应”,最后还是当地佛教领54岁的鉴真表示“是为法事也,何惜身命,”遂决意东渡传教。

鉴真东渡,并不是十天半个月的事儿,其难度之大,不亚于玄奘西行求法,这趟远行前后历11年,5次无功而返,在这5次失败的旅程中,鉴真一行几乎游历了大半个中国,最远的一次居然漂流到了今天的三亚,其中还充满了悲喜交织的戏剧性情节。第一次东渡,因为鉴真两个弟子互相嘲笑,其中一位弟子一怒之下,跑去官府诬告鉴真和海盗相勾结,准备攻打扬州,于是鉴真一行还没出海就被逮了回来。由于官府严加搜捕,第二、第三次东渡也相继告败,为此两位日僧不得不潜藏起来,其中的荣睿有一次被投入大牢,靠假装“病死”蒙混过关。第五次东渡最为艰险,不但漂流到了海南,鉴真还为庸医所误,导致双目失明,邀请他的日本僧人荣睿也在这一趟途中真的病死了。753年第六次远航之际,鉴真年已65岁,以其执著的决心和坎坷的经历而声名大噪,时的唐玄宗崇信道教,想要派道士去日本,结果遭到拒绝,恼羞之下遂不允许鉴真出海。不过,顽强的鉴真一行人还是秘密出航,于当年12月抵达日本。鉴真在日传教十年,成为日本佛教律宗的开山祖师,对日本文化的形成有深远影响。763年,其圆寂的消息传到扬州,扬州僧众全体服丧三日,以示哀悼。

朱明江苏

1368年,朱元璋在南京建立明朝。这时的江苏人烟稠密,经济繁荣,其太湖流域是全国人口密度最高的地区,平均每平方公里居有220人,总人口达706.9万。明代苏南由于其先进的纺织工业,成为全国经济中心,其赋税之重也名列全国榜首。作为全国工业化和城市化程度最高的地区,江苏的经济实力不但表现在纺织业上,还表现在造船业上。

1405年,明太监郑和从南京下关起航,开始了中国历史上唯一一次大规模的越洋远航活动。据《明史·郑和传》记载,郑和航海的宝船共有63艘,最大的长44丈,宽1 8丈,是当时世界上最大的海船。这种宝船分4层,可容纳千人,要动用200人才能起航。当时为了制造这种大型海船,做了多年的准备工作,从洪武初年起就开始在南京朝阳门外蒋山阳“建立园圃,广植棕、桐、漆树各四万株”,以备造船使用,还从浙江、江西、湖广、福州等地专门调集来四百多户人才。明代的南京龙江船厂占地39042庙,船坞宽20丈,后来在此地发掘出来一根约15米长的舵,这与明史所述宝船的大小相符。郑和七下西洋,每次携人数有两万七千多人,曾到过爪哇、苏门答腊等三十多个国家,最远曾到达非洲东岸,甚至有可能到过澳洲。这次远航比欧州达伽马、哥伦布等人的航海早八十多年,证明当时我国的航海技术规模、航程距离皆领先于同期西方。

到了明代,已经没有人怀疑江苏在全国的地位。不过,随着封建王朝的衰落,苏南也一度成了明末党争的核心地带。1604年,革职回乡的吏部郎中顾宪成在故乡无锡与其弟顾允成以及高攀友、安希范等合力修复东林书院,发起东林大会,自此,东林学派兴起。它标榜气节,崇尚实学,并在讲学之中经常触及当时社会的现实问题,议论如何改变政治腐败、    民不聊生的状况。久而久之,这批学者逐渐由一个学术团体转变成了一个攻治派别,东林书院也随之成了明未的舆论中心。东林党人反对宦官专权,要求改革朝政,一时间士大夫们闻风响附,部分在朝官员也遥相呼应,令天启年间的阉党领袖魏忠贤为之侧目。1625    年,魏忠贤诏毁全国书院,并颁布了东林党人榜,列榜人数309人。江苏籍尤多。榜中除了东林党人,还有东林党的同情者和虽非东林党但也反对阉党的官吏。凡是榜上有名的,生    死者追夺官爵。从此,东林党人和阉党结下了不解的梁子,起初还有你是我非可言,后来渐成世仇。如果是在和平时期,这种党争还有其积极意义。可惜祯年间乃是战乱之际,两党彼此拆台,群殴群讦,置国家兴亡于不顾,令明未朝政乱成一团,无力对抗外敌。崇祯亡后,两党一直打闹到福王的江南小朝廷上,其中部分朝臣在投降清朝之后仍旧相互攻讦,最后被多尔衮和顺治严令制止。因此,有人说明朝不是亡于李自成,而是亡于党争,这不无道理。

清代苏南

清朝初年,由于反抗满族入侵,江苏一度遭受严重打击,其中尤以江阴、扬州屠杀为最,历史上就有“嘉定三屠,扬州十日”的记载。但随着康乾盛世的到来,江苏很快就恢复了元气。这一时期的江南景象可以从《红楼梦》及其作者曹雪芹的家世中略见一斑。苏南自宋以来,一直是蚕桑织造业的中心,清朝入关,正是江宁丝织的鼎盛时期,当时南京有织机三万多台、织工超过五万,城南秦淮河两岸,为机户集中之地。丝织业的繁荣,带动了相关二十多个行业。为此,清朝廷一攻下南明小朝廷,就在南京城里设置了江宁织造一职,该职兼管官营、民营丝织业,同时收集情报,监督地方官员,直接听命于皇帝。

自康熙初年起,曹雪芹家族连续接任了江宁织造和苏州织造这两个要缺,就在苏南这片毓秀的土壤上,曹家逐渐从满族包身奴被熏陶成了钟鸣鼎食的文化世家,曹雪芹祖父曹寅既是著名藏书家、刻书家,又精通诗词、戏曲和书法。康熙六下江南时,曾四次在江宁织造署下榻。据史料记载,江宁织造署不但是当时全国最大的云锦生产基地,而且作为康熙南巡的行宫,其建筑和园林艺术也是我国古代建筑艺术的典范。曹雪芹在《红楼梦》中曾借贾雨村之口缅怀了江宁织造署的景物,形容其厅殿楼阁“峥嵘轩峻”,花园子里的树木山石“有蓊蔚洇润之气”.可惜这样的文化名城,在1864年的天京失陷战中几乎全城被毁。

清朝晚期,太平天国和湘军在苏南地区拉开了历时十多年的战幕,这场波及城乡的拉锯战导致百姓无心生产,忙于逃难,钱粮运输四处受阻,作为一次历史上罕见的以江苏为主战场的长期战乱,它对整个江苏的经济造成了严重的摧残。譬如苏州,清人孙嘉淦在《南游记》中描述过康乾盛世时的苏吴胜况:“姑苏控三江,跨五湖而通海,阊门内外,居货山积,行人水流,列肆招牌,灿若云锦,语其繁华,都门不逮。”1860年,这个繁华的都市在李秀成的进攻中被焚,整个阊门商业区付之一炬。大批苏州市民携带资金逃往上海租界避难,成为后来上海市市民的重要组成部分。虽然清军于1863年收复了苏州,但其全国经济枢纽的位置却从此拱手转让给了上海。

清末的南京还目睹了中国外交史上第一桩不平等条约的签订,这就是1842年在下关江面上,由耆英代表清廷和英国签订的《江宁条约》(即《中英南京条约》)。作为第一次鸦片战争的后果,这个城下之盟把香割让给了英国,同时开放广州厦门、福州、宁波、上海五处为通商口岸,中国的大门被强行撞开。从此,一度曾傲视全球的东方古国开始遭受外国资本的奴役,独立主权不复完整,中国的社会性质也就此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在接下去的若干年里,其他西方列强也趁火打劫,胁迫清政府陆续签订了一系列的不平等条约,中国的殖民性日益深化。

从南京总统府看近现代中国

大江日夜向东流,聚义群雄又远游。六代绮罗成旧梦,石头城上月如钩。”鲁迅的这首诗讲述了发生在金陵的一段风起云涌的往事,可谓是近代江苏史的引子。

191211日清晨,孙中山从上海北站出发,赴南京就任中华民国临时大总统,火车于傍晚时分抵达南京城东车站,孙中山登上一辆蓝色丝绸绣花马车,以军乐为前导,驱车前往两江总督衙门,沿途街面店铺皆张灯结彩,一路市民夹道欢呼,人人争睹大总统风范。当晚,孙中山在总督署大堂暖阁宣誓就职,改总督署为总统府,揭开了中华民国的序幕。可惜好景不长,临时政府随即和清朝廷内阁总理大臣袁世凯达成协议,宣统退位,孙中山下野,袁世凯顺利篡取了革命的成果。19124月南京临时政府解散后,总统府改为留守府。这段故事,就是诗中“聚义群雄又远游”的背景。

这座由两江总督署改建的总统府在中国近现代史上地位超拔,如同玄宗时期的白头宫女,见证了清末和中华民国的几每一段历史。它原本是上文提到的江宁织造署的一部分,1853年太平天国定都南京时,在此兴建了规模宏大的天王府,1864年城破之际,洪秀全的尸体被秘密埋葬在府内,后来被清军挖炸毁。1870—1872年,曾国藩在天王府的废墟上重建了两江总督署。同治十年(1871),督署尚未最后竣工,曾国藩就迫不及待地搬了进去,当晚在日记里写道:  “是日移居新衙门,即百余年江督旧署,乱后,洪逆据为伪宫者也。本年重新建造,自三月兴工,至是粗竣,惟西边花园工尚未毕,虽未能别出丘壑,而已备极宏壮矣。”就是这座新督署,奠定了后来总统府的大致规模。

临时政府解散后,随着时局的变动,各路军阀你来我往,留守府时运不济,先后被改为江苏都督府、江苏督军署、江苏将军府、江苏督办公署、副总统府、宣抚使署、五省联军总司令部、直鲁联军联合办事处等机构,真如走马灯一般让人眼花缭乱。1927年蒋介石结束北洋军阀时期,在南京成立国民政府,该建筑顺理成章成了国民政府办公地,当时还对它进行了一系列的西式改建,内部增建了一栋五层的子超楼,作为国民政府的办公楼,外面拆除了东西辕门,重新修建了门楼,建成后的大门,朝南立面有八根古罗马爱奥尼式石柱,立面向外,有三座拱形门洞,四周是巴洛克风格的线脚,这就是我们今天熟知的总统府大门。

193712月日寇占据南京,酿造了誊世震惊的南京大屠杀,30万南京人的血迹未干,梁鸿志便于19383月在南京成立了中华民国维新政府,他铲去了门楼上的国民政府”字样,改由江亢虎题写了新匾。不过这个政权也没维持多久,两年后,更大一号的汉奸汪精卫来到南京,把梁鸿志苦心经营的小朝廷连锅端,归进了自己的“中华民国国民政府”。为了宣扬自身的正统地位,该政权自然也坐落在了国父孙中山开创的旧基业上。为了和蒋介石的国民政府区分开来,汪精卫的这个摊子后来被贬称为“汪伪政权”。 1946年,蒋介石国民政府回到南京。1948520日,根据宪法,国民大会选举蒋介石为中华民国总统,于是这栋命途多舛的建筑绕了一大圈子,又恢复了总统府的原称。

不到一年后的1949421日,解放军发动了渡江战役,23日军队攻入城内,24日凌晨,集结于鼓楼的104师特务连跑步占领总统府。据老战士回忆,当时的总统府已经人去楼空,到处飘洒着纸张文件,废弃报纸,还不时冒起缕缕青烟。在俘虏兵的带领下,解放军战士登上总统府顶楼,用一面红旗换下了中华民国的青天白日旗,不久,刚挂上不到一年的“总统府”金字匾也被拆掉,于是,一部民国史就这样兴于总统府、亡于总统府了。